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手术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05:03:3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手术好,湖北治白癜风的论坛,滨州华海白癜风医院,东辽白癜风医院,吉林根治白癜风的设备,和白癜风病人接触会不会被传染,天津白癜风主要病因

警方查获的大量问题临牌。

  机动车临时牌照,是新车正式上牌前上路通行的临时凭证,工本费10元(南京地区标准),可谁能想到,这小小的临牌竟然也成了一些人疯狂敛财的工具——10元的临牌到了北京、天津和上海等限牌城市,能卖到两三千元。一个包括车管所“内鬼”在内的26人团伙,在短短半年内,非法伪造、买卖临牌近万张,非法获利数百万元。

  临牌泛滥,导致天津街头大量的进口车走私车上路,众多4S店生意严重下滑后开始悄悄调查,才发现了这个“惊人秘密”。

  通讯员 郑义 阿建 紫牛新闻记者 郭一鹏 于英杰

  1

  天津街头冒出大量“苏H”开头的临牌

  小陈是天津一家汽车4S店的员工,从2015年底开始他发现,天津街头出现一个奇怪现象,越来越多的新车贴着苏H开头的临牌上路,而自己所在的4S店新车销量严重下滑。他不禁感到疑惑,向同行打听才得知,这些苏H开头的临牌确是真的,可来路存疑。

  其实,那段时间,天津不少4S店都发现了同样的情况,生意下滑的他们悄悄追查临牌来源,发现在天津港保税区车城,有人大量销售以苏H开头的淮安临时号牌,经办人自称为淮安车管所一民警,每个临牌售价1500元。

  2016年3月,4S店向淮安警方匿名举报。

  接到举报后,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立即核查,发现该局车管所从未领取、办理、发放过举报内容中提及的临时号牌,随即立案侦查。

  警方发现,淮安市车管所协管员张冶所用的电脑IP地址有异常,且其用于日常工作的电脑数据也被人为删除,而他的日常工作主要就是协助民警上传临时牌照的数据。

  很快,张冶被抓获。他如实供述了与顾华林等人将假临牌数据上传公安内网,从中非法获利的犯罪事实。随后,顾华林、陈仅超、严峰夫妇等人相继落网,聂瑞自首。根据供述,警方先后奔赴上海、杭州、天津等地,抓获嫌疑人26名。

  经过侦查,办案机关逐步揭开了这个团伙制售、贩卖近万张新车临牌从而牟取暴利的“面纱”。 而其中,自首的聂瑞算是始作俑者。

  4S店上牌员倒卖2000多张假临牌

  2

  20多岁的淮安男子聂瑞2015年在当地车管所工作,负责打印临牌。按时效长短,临牌分时效15天的“辖区内”临牌和时效30天的“跨辖区”临牌两种。聂瑞发现,“跨辖区”临牌需求特别旺,收费也高。

  车管部门为了便民,授权部分4S店设立临牌代办点,指定在专门电脑上安装打印临牌的模板软件,并发放国家特制的带防伪标签的空白临牌。4S店卖出车后,上牌员将车辆、临牌号码、购车人信息等输入软件,打出临牌,再将这些信息传到车管所,由车管所民警将其导入全国公安机关共享的信息系统。不过,4S店代办的只限于时效15天的“辖区内”临牌。

  2015年6月,聂瑞离开车管所,到淮安一家汽车4S店当“上牌员”。某一天,他到另一家4S店办事时意外看到,这家代办点竟能打出“跨辖区”临牌!这就意味着,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。

  聂瑞立即找这家代办点负责人沈凤商谈,约定聂瑞每领1张“跨辖区”临牌,给沈凤50元手续费。此后,他四处寻找客户,包括同是4S店“上牌员”的顾华林。聂瑞说他能弄到“跨辖区”临牌,行价每张200元,如果客户需要,他按每张150元收费,顾华林可以赚差价。

  顾华林当即同意了,他在朋友圈放话,称能搞到“跨辖区”临牌。很快,上海某4S店“上牌员”杜军找上门,并提供大量需求临牌的客源。

  短短1个多月,聂瑞就从沈凤那儿打印了2000多份临牌,赚了10多万元。

  3

  假临牌如何才能变成“真的”

  可很快聂瑞就遇到了麻烦。部分客户提出,这些临牌在公安内网上查不到注册登记信息,纷纷兴师问罪。外地交警也发函至淮安车管所,要求查证从淮安流出的一些临牌真伪。

  原来,沈凤打印的这些临牌,虽然是从车管所领来的真临牌,但这些临牌信息根本无法上传到公安内网平台,本质上还是属于假临牌。为了息事宁人,聂瑞退了部分钱,同时准备抛开沈凤,另找上家。

  就在此时,一个叫陈仅超的人出现了。

  2015年7月的一天,在淮安另一家4S店当“上牌员”的陈仅超,陪朋友到天津保税区一家汽贸店买了辆纯进口高档车。提车时,朋友要求对方提供临牌,但汽贸店称天津的临牌非常难搞,要另交3000元。经讨价还价,双方最终以2000元成交。

  “在淮安上个临牌,也就交几块钱成本费,在天津却能卖出这样的高价。”陈仅超在震惊之余,察觉到赚钱的机会来了!回到淮安后,陈仅超开始关注临牌的动静。

  有一天,陈仅超在淮安市车管所偶遇顾华林,试探性地问“要不要临牌”,当时正和聂瑞一起贩卖临牌的顾华林觉得好笑:“不需要,我这边有人出。”

  陈仅超立即追问:“你们的临牌能上公安网吗?”顾华林不太懂,就随口说“可以”。

  陈仅超喜出望外,直接跟顾华林说:“我这边有客户,资源广,只要临牌能上公安网,一张就能卖到一两千元!”

  顾华林回头与聂瑞说了此事。聂瑞只好说实话,他弄的临牌信息没法上网。顾华林有点失望,此后,陈仅超多次联系他,他只得找各种理由推托。

  4

  车管所辅警帮他们突破“难关”

  2015年8月一天,顾华林找到聂瑞,给他看了微信里的一张图。那是一张“跨辖区”临牌,临牌上标明的经办人正是聂瑞熟悉的一个“上牌员”。聂瑞受到启发:既然他在代办点能打印“跨辖区”临牌,自己应该也行!

  聂瑞打开模板系统,尝试修改临牌打印模式。一番捣鼓,竟顺利将店内“辖区内”临牌打印模式改为“跨辖区”临牌打印模式。

  临牌来源问题好解决,可最关键的是,如何将这些临牌信息上传到公安网呢?

  在车管所的经历帮了聂瑞。他告诉顾华林,代办点临牌打印系统在录入相关数据后会形成压缩包,代办点通过网络将压缩包发到车管所邮箱,再由车管所一个叫张冶的辅警将这些数据上传到公安内网即可。

  听到这,顾华林眼睛一亮,他与张冶很熟悉。作为一名辅警,工资肯定不高,加上张冶刚有孩子,一定缺钱,在他身上下功夫,有可能把他“攻”下来。聂瑞同意了。

  于是,顾华林约请张冶,明确告诉他:如果帮忙让临牌入网,每上传1份给你20元。张冶觉得,反正是正规临牌,上传到公安网上也没什么,加上手里确实缺钱,便答应了。

  为安全起见,张冶将私人邮箱给了顾华林,让他把相关数据发到这里。为了确认是否保险,顾华林还让聂瑞搞了一次测试,当他们收到张冶发的一条微信截图,看到那条临牌信息确实成功传入公安网时,两人兴奋地大叫:“成功了!”

  5

  瞒天过海,偷用多名民警账号“过关”

  万事俱备,聂瑞和顾华林立即约陈仅超见面,并进行分工:陈仅超负责联络天津等地客源,并印制假的空白临牌底板;聂瑞负责研究车管所每阶段发放的临牌号码特点,推算出不与真临牌号重复的“安全”号段;顾华林负责与张冶联系,将信息上传公安网,并将打印好的临牌邮寄到客户手中。

  不久后聂瑞发现,那些卖出的临牌都是在自己的公司录入打印的,临牌上自动显示自己的名字,打印太多迟早出事。他心里不踏实,通过顾华林找到张冶,希望将系统登录人换成其他人。

  顾华林马上召集聂瑞、张冶研究此事。张冶从他人电脑中找了个补丁程序,让聂瑞获得了管理员权限。随后,张冶在聂瑞电脑里添加了车管所三名民警的账号。此后,他们打印临牌上的办理人员信息,就在这几名民警之间随意更换。

  生意滚滚而来。到后来实在忙不过来,聂瑞找到在某派出所当联防队员的同学严峰,让他专门负责打印临牌,每份给4元劳务费。严峰加入后也忙不过来,又将老婆拉入伙。

  到案发时,这个团伙已有26人参与,短短半年非法伪造、买卖假临牌将近1万张,非法获利数百万元。

  紫牛新闻记者获悉,今年初,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分别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等罪名,将聂瑞等13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,其余人员被取保候审。

  目前该案已在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公开审理,将择日宣判。(文中当事人为化名)

  紫牛追问

  1、啥是跨区域临牌?

  车管人士介绍,临牌分为两种,以南京为例,蓝色的临牌有效期为15天,只能在南京行驶;橘黄色的临牌有效期为30天,本地和外地都可以行驶,也就是“跨区域”临牌。新车最多可以使用3次临牌。

  2、问题“临牌”为啥这么火?

  为减轻交通压力,上海、杭州等地已经发布“限牌令”,严格控制机动车牌照的发放数量和频率,由此导致大量车主在三次申领临牌后,仍无法办理正式牌照。

  同时,在天津等大型港口城市,有大量进口车(包括走私车),因为车辆手续不全等问题,车主办理临牌程序繁琐,有些车子根本无法办理临牌。因此,上述地区对临牌的需求急剧膨胀。

  3、问题“临牌”能被查到吗?

  南京高速一大队交警称,对于临牌,他们首先是查看有没有按规定粘贴,然后是查有效期,最后是比对车架号。交警坦言,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,他们会对车辆放行。由此可以看出,此案中的临牌一旦录入到公安网,在路上很难辨别,这也是问题“临牌”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巴塘白癜风医院